梦蝶、浪花、白孔雀、芭堤雅……杭州这108家曾经很红的舞厅 你知不知道?

都市快报讯 昨天下午,周大伯来电:这两天我看快报,有一些深度故事在讲过去的事情,读了很有感触,想起上世纪90年代,杭城跳交谊舞风靡一时,全市有100多家舞厅,我收集了其中60多家舞厅的门票,你们有兴趣来看看吗?

周大伯拿出一个泛黄的笔记本,每隔两三页就夹着几张颜色鲜艳的票,这些是20多年前杭州63家舞厅的门票,保存完好,存根还在,看来从没用过,而当年这些舞厅,早已走进历史,封存进许多人的记忆深处。

上世纪90年代,交谊舞风行全国,在杭城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。舞厅场地供不应求,早早舞、早舞、下午场、晚场、午夜场,很多舞厅一天五场还是人满为患,难以满足男女群众的跳舞与社交需求。

周大伯说,那时候,他和老伴在西湖边向一位姓潘的老师学跳交谊舞。这些票都是新开业的舞厅到西湖边向人们发放的体验券,邀请大家前去捧场,聚聚人气。

1992年到1998年,周大伯跳了6年交谊舞,每去一家新舞厅,他都要在笔记本上记下舞厅名字,有些后边还备注地址——这应该和他严谨的职业与性格相关。

周大伯1957年从省卫校毕业,成绩优异留校任教,退休前在省立同德医院做中医研究。

我想邀请周大伯和老伴高阿姨共舞一曲,手机里找到一首“慢四”,高胜美的《意难忘》响起,“蓝色的街灯明灭在街头,独自对窗凝望月色,星星在闪耀……”随着嘭-嚓-嘭-嚓的音乐响起,周大伯手上开始比比划划,脸上也兴奋起来,扭头看了看老伴。

“哎哟,一把年纪了,难为情……”高阿姨摇头摆手,婉拒了老伴的邀请,又向我解释不跳的原因——高血压、糖尿病,“人老了,一身的毛病……”

高阿姨退休前是杭州市一医院医生,上世纪80年代,每逢重大节日,各单位会组织职工编排节目,高阿姨开始接触交谊舞,觉得蛮有意思。恰巧那时西湖边有人教跳交谊舞,说10块钱学8支舞,包学包会。高阿姨和邻居小妹一起报了名。“和别的男伴跳么,不好意思,我就和邻居小妹两人练习。”

周大伯插话,“西湖边教跳舞的老师姓潘,女的,现在90多岁了,还能在西湖边少年宫附近看到她跳舞。”

上世纪90年代初,50多岁的周大伯经常心情不好,闷闷不乐——小女儿从小成绩优异,杭二中读高中,高考前生病休学。高阿姨很发愁,就想拉他一起跳舞,一是给自己找个固定舞伴,二是让老伴放松心情,锻炼身体。

周大伯还记得他学跳舞是1992年,那年潘老师教舞蹈涨价了,由10元变成50元。

每天早上7点多,去西湖边学跳舞,一个小时后回家吃早饭,接着去上班。几个星期下来,他发现自己爱上了交谊舞。

“交谊舞是那时候最潮流的活动了,音乐好听,陶冶情操,放松心情,锻炼身体,认识新朋友,好处太多了……”

1998年,社会上交谊舞还是很火,到杭州的外来人员增多,西湖边学跳舞的人更多了。那一年60岁的周大伯告别了交谊舞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他跳舞的老照片看,那时候的周大伯,头发浓密,步态轻盈,感觉青春仍在,完全没有老态。

可是1997年开始,他历经4次外科手术,一次十二指肠穿孔,两次疝气,一次前列腺。

周大伯分析说,年轻人不跳舞了,他们玩的东西多了,上网,打游戏,唱KTV,而跳舞的人开始变老,不再有激情了。

当年杭州主城区的舞厅,周大伯大多光顾过,他说现在印象最深刻的是丰乐歌舞厅,当时在杭城属于上档次的舞厅。1000平米的地下防空洞,分为四个功能区,棋牌室里吆五喝六、咖啡吧内低语呢喃、卡拉OK有人抒情有人嘶吼、交谊舞池灯光华丽人影憧憧……因为在地下不会扰民,音乐往往放得格外响。

周大伯和高阿姨是校园恋情,1963年,高阿姨大学毕业一年后两人结婚。大伯笑着说他们已过金婚(50年),正盼着4年之后的钻石婚(60年)。

现在老两口生活规律平和,周大伯早上5点起床,高阿姨6点起来,7点多吃完早饭,两人一道出门。高阿姨身体不好,腿脚不快,周大伯就自个儿溜达,去西湖边走两小时,看看人看看风景。高阿姨买买菜,到广场转转,各自转完先后回家,开始看报纸,午饭后休息一下,下午一起看剧,晚上一起看新闻,看综艺,看体育,10点准时睡觉。

夏天他们一起去临安避暑,冬天一起三亚过冬。儿子女儿很孝顺,两个孙儿也都大了,无需他们操心。

再过半个月,周大伯和高阿姨又要飞去北海过冬了,前几年一直去的是三亚,周大伯说三亚这两年大搞开发建设,他们也想换个地方,已经订好北海酒店公寓,3000块钱一个月,还管饭,过年前肯定要回到杭州,要和儿女们一起过春节。

昨晚我把周大伯记录在笔记本里的杭州100多家舞厅名称整理出来,微信发给周大伯,一个多小时后,周大伯给我发回了校对后的版本,将错漏和别字一一指出。想到他们俩七八十岁高龄,戴着老花镜,仔仔细细比对这份名单的情景,心头涌起一阵感动。

可见上世纪90年代,他俩结伴去杭州各个舞厅跳交谊舞的那段岁月,在他们的人生中,是多么珍贵的一段记忆。

(记者注:昨晚周大伯校对了当年的名单,95号和108号他说自己也认不出了,最后定下了106家这个版本,那两家肯定是存在的)

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,“杭州舞厅史”可以粗略划分为起步、上升、兴盛、下滑和没落五个阶段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杭州市开始鼓励每个城区官方开设两家舞厅,以便群众学习和跳交谊舞,开得最早的舞厅,是拱墅区工人文化宫,那会儿不叫舞厅,叫舞蹈培训班。此后各个区的工人文化宫、群艺馆都纷纷开了歌舞厅(舞蹈培训班)。

歌舞厅起步初期,政府不允许私人开舞厅,但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,杭州三星级以上饭店允许开歌舞厅,华侨饭店、新侨饭店、友好饭店、杭州饭店等等都开了舞厅。

上世纪90年代,以“水晶宫”“大森林”“鲁班”“丰乐”为代表的大批杭城火爆上档次的舞厅竞相崛起。“丰乐”生意火爆时一天舞票可售450多张,加上酒水收入每天可入万元,传呼机在当时社会还不多见,丰乐舞厅保安曾在一个晚上捡到过7个。

2000年开始第一个10年,在多元化的娱乐方式面前,杭州歌舞厅普遍大不如前,很多舞厅为争取舞客,争相降价,几块钱一张门票,还送茶水。那时舞厅成了很多人消遣的去处,“劳保舞厅”也成了歌舞厅的代名词。

2005年年初,开在杭报裙楼的金舞池关门,不少杭州舞客打进快报热线关心询问。随后几年间,金色风情、金凤凰、新成、商都、天缘、东坡……一些地段好房租高的舞厅开始支撑不住纷纷倒下。

21世纪第二个10年,杭州主城区曾经风靡一时的歌舞厅已经成为过去,还在开门的,不过零零星星一两家,比如“水晶宫”,地址在文晖路叶青兜桥东侧3-5 孔。曲终人散后,站在舞池里,能听到头顶车辆驶过桥面的轰隆声。

Author: hth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