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冠四强里有很多法国球员为什么他们中有辣么多黑人

金斯利-科曼的进球价值千金,取得了一场伟大胜利,帮助南大王全胜冠军。科曼延续了同胞前辈里贝里在拜仁的强势表现,帮助南大王击败老东家大巴黎。

欧冠决赛上,与科曼强势表现相对的是姆巴佩的整场低迷。在高卢雄鸡阵中,此二人是左路的竞争对手,科曼越来越稳健的发挥,无疑给德尚将来的排兵布阵提供了更多选择,明年欧洲杯法国队的人才储备也非常充足。

拜仁队中有科曼、托利索、帕瓦尔、卢卡斯-埃尔南德斯等实力不俗的法国帮;大巴黎本就是法国足球的执牛耳者,从他们的青训体系中走出了科曼、金彭贝、穆萨-登贝莱、恩昆库等青年才俊,这些球员遍布本赛季欧冠四强。

四强的另外两支球队也有法国元素。里昂阵中除了穆萨-登贝莱之外,中场新星雷内-阿德莱德、后防主力杜波都具有进入法国国家队的实力;德甲球队莱比锡红牛,除恩昆库外,还有于帕梅卡诺、穆杰莱、科内特三名很有潜力的法国年轻后卫,尤其是于帕梅卡诺,他凭借出色的防守能力、稳定的后场带球能力,已经被众多豪门青睐。

说到这里,很多人发现了一个问题,刚才提到的这些法国球员明显以黑人球员为主,这与我们印象中法国是一个白人国家的印象不符。其实早在2018年世界杯时,就因为法国队中黑人球员众多,高卢雄鸡也被戏称为“高卢乌鸡”。

这里我很明确的说,无论坎特、博格巴、乌姆蒂蒂、瓦拉内这些成名已经的大将,还是新星姆巴佩、科曼、恩昆库、于帕梅卡诺,人家可都是正经的法国人,只是他们这些黑人球员大多是法国海外殖民地后代或者第二代、第三代非洲移民后代。

去过法国的朋友可能会心里有数,现在巴黎的黑人已经可以说是有相当大的规模了,在如此巨大的数量基础上,结合法国优秀的青训系统,出几位球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

我们得从历史上法兰西和非洲大陆的恩怨情仇开始讲起。今天咱们不讲战术,讲讲法国多海外领地球员、非洲裔球员的历史和现实原因。

关于撑起法兰西足球的大半壁江山的海外军团、非洲军团,有很多故事可讲。就海外殖民地后裔球员的情况法国与荷兰类似,他们在加勒比海和太平洋拥有为数不少的海外省,他们也说法语可以直接获得法国国籍,岛上的居民大部分是黑人和黑白混血人,并拥有极好身体素质和较高足球天赋。欧冠英雄科曼就来之法国海外领地瓜德罗普,而亨利、维尔托德、拉卡泽特、勒马尔也都是瓜德罗普后裔……与这个地方类似的还有马提尼克、马约特、留尼旺等岛屿。

在大航海那个壮怀激烈的时代,大家对西班牙、葡萄牙殖民美洲,荷兰小国大业成为海上马车夫,英国后来居上成为“日不落”帝国的故事耳熟能详,而对法国这个欧洲大陆强国的海外殖民故事知道的不多。

其实在进入当欧洲殖民时代以后,实力不俗且拥有漫长海岸线的法兰西也没有闲着,也曾经在北美占据广袤的殖民地,现在加拿大的魁北克省、美国密西西比河西岸的路易斯安那都被波旁王室百合花旗覆盖,其面积要比英国的北美十三州大多了。至于海地之类的加勒比海岛屿殖民地,对于法国的殖民地大餐而言来说这都是开胃小菜而已。

只是后来法国在七年战争、拿破仑战争中把主要精力放在争夺欧洲霸权,海外殖民地大量丢失,在拿破仑登基的1804年,因为英国的海上封锁难以出兵,小小的海地甚至都独立了。

虽在美洲一败涂地,但是在相对比较近的非洲法国还是很成功的。17世纪,法国第一个开始在非洲的殖民,法国长期经略非洲大陆,和英国只对海岸线感兴趣不同法国常常深入到非洲大陆的腹地,推行文化同化让非洲殖民地更加认同宗主国,殖民全盛时期法国甚至控制了三分之一个非洲,西非和北非的大部分非洲国家都是法国的势力范围,厚实的家底就此攒了下来。

别看法国的非洲殖民地不富裕,但是这些非洲哥们儿却在后来成为了法国大国梦的依靠。

没错,法国能成为常任理事国凭借的就是非洲殖民地,在很大程度上法国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,而是一大片对法国有极大认同的法属非洲。

二战初,纳粹德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拿下法国,幸亏戴高乐将军逃到英国伦敦,组织起“自由法国”政府,继续坚持抵抗德国。戴高乐和晋文公一样流亡海外企图复国,而手里没有军队是不行的,仅仅依靠敦刻尔克大撤退带走的残兵是不够的,此时英国佬自顾不暇,戴高乐还得到广袤的非洲找黑哥们儿帮忙,“自由法国”总部从伦敦迁到北非的阿尔及尔,乍得、喀麦隆、刚果等法国殖民地云集响应,赢粮而景从,坚决支持戴高乐光复法国。

到1943年底,戴高乐也组建起来了一支主要由黑人组成的“自由法国”军队,到1944年,仅是在法国本土同德军作战的40万法军中,就有近30万是非洲人。这些来自非洲的士兵参加了光复本土和解放巴黎的战斗,甚至还跟随盟军反攻德国本土,为法国光复牺牲了至少20万人(游戏《战地5》里面就有塞内加尔士兵,《光荣岁月》讲述的是摩洛哥的士兵的故事)。

除了直接参战,非洲人贡献了250万劳工,完成了修公路、挖战壕、搞运输等后勤任务。负责人地说,没有这些黑人兄弟的牺牲,法国不可能获得战后的国际地位。

两次世界大战令法国失去了将近两百万的人口,经济建设没有人肯定是不行,而非洲殖民地又成为了法国青年劳动力的可靠来源。把这些对法国有着较强认同、说法语没有障碍的非洲壮丁拉过来干活是最好的解决方案,借着马歇尔计划的春风和成百上千万的非洲移民注入,战后的法国开始经济重启。

非洲移民生育愿望和法国高福利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相叠加,让来自前殖民地国家的合法移民拿到了不菲的生育补贴,对于从事低端服务业的非洲裔来说,这反倒成了解决生计的一种方式,根据最新的新闻报道,在巴黎每年的新生儿中60%都是移民的后代。

二战行将结束之际,法国思想家科耶夫曾经在《法国国是纲要》中提出,法国要以本土和法属非洲为主,联合西班牙、葡萄牙、意大利等既属于拉丁文化系统又信奉天主教的国家打造联盟,以在美苏两大阵营中保持自己。

法国政坛流行一句话:如果没有了非洲,法国就会成为二流国家。种种方面足可见非洲对法国的重要性,看到前非洲殖民地对法国的贡献。同时法国人一再强调自己是使非洲成长为现代文明社会的“奶妈”,法国的文化影响力依然在非洲法语国家中无可匹敌。

任何事物都不是跟中学历史课本写的一样简单,法国在长期统治非洲过程中,除了奴役和索取,还有文化输入和帮助,甚至有种互助共生的意味,法国把他们当自己人看待也是正常的举动。

1986年世界杯,以普拉蒂尼为代表的法国队最终获得第三名的好成绩,大名鼎鼎的法国铁三角组合中就有黑人球员蒂加纳;1998年法国世界杯,德塞利、图拉姆为代表的黑人球员已经多达7人,而一代大师齐达内也是北非阿尔及利亚后裔;俄罗斯世界杯上,姆巴佩、博格巴、坎特、乌姆蒂蒂等15人是西非或者北非血统,占了球队的大半壁江山。如果算上库利巴利、奥巴梅扬、巴坎布等那些放弃效力法国的双重国籍的球员,法国队可能会更强。从本赛季欧冠来看,法国的年轻一辈这些球员依然会是国家队不可或缺的主力。

在俱乐部层面,二战以后长期对法语非洲国家移民呈开放态度,并且入籍程序相对简单。表现在足球上就是非洲球员在法甲被视为欧盟球员,这在欧洲五大联赛中是绝无仅有的,英国、德国和意大利在非洲也有过殖民地,然而英超、德甲和意甲却从来不敢如此开放。

在大力吸引移民后代足球人才的同时,法国足球同步大力抓青训,这项举措的成果就是打造出了“克莱枫丹基地”。在这里,青少年上午学习文化知识,下午踢球训练,这里走出了齐达内、亨利、阿内尔卡、皮雷、图拉姆、利扎拉祖等老牌球星,又培养了姆巴佩、博格巴、登贝莱、勒马尔等新兴力量。这么看来,想要球队获得成功仅仅拥有大量好苗子是不够的,还要大力发展青训队伍,注重人才库的建设才行。

有了政策支持,法国联赛就是非洲球员的梦工厂,这里完成了对非洲希望之星的初步加工,近年来的非洲足球先生马内、马赫雷斯、奥巴梅扬都有法国足球培养的痕迹,前一代球星中德罗巴、阿德巴约、卡努特、迪乌夫也是法国联赛制造。

借助入籍的便利和文化上的纽带,从非洲各地挖掘出身体素质好、对抗能力强的少年,经过法国培训后输送到欧洲五大联赛的豪门球队,虽然法国足球好像成为了足球产业链上比较低端的一环,但是却为法国找到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、不依赖居然投入的欧洲足坛“生态位”。

当我们看懂了法国和前殖民地之间的历史,明白了非洲裔球员、前殖民地球员对法国足球的作用,我们就能更好理解法甲联赛在欧洲的作用。而事情有两面性,法国队可以靠着这些“非洲军团”(那些球员效力法甲的不多,是在英超、西甲甚至德甲、意甲逐渐成熟),他们的联赛似乎也被锁死在了“非洲球员加工厂”的位置上。

不过从本赛季的欧冠成绩来看,法甲霸主大巴黎在打硬仗方面也有了长足进步,里昂的技战术风格也能独树一帜,法国足球强势而法甲弱势的局面会有所缓解。

Author: hthcom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